首页 >> 新闻聚焦 >> 正文
革命与玫瑰
——国家非遗桑植民歌见证的“血色浪漫”
发布时间:2021-02-04 来源:中山日报


   这是1月27日在湖南省张家界市永定区大溶溪光荣院拍摄的侯宗元(左)和老伴田益姑。    新华社 发

隆冬时节,记者走进昔日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核心地带——湖南省张家界市。此地当年是战场,如今已是世界自然遗产和知名风景名胜区。

在永定区大溶溪光荣院颐养天年的侯宗元,7岁多就和父母、叔伯、兄嫂等7人一起,投身红军。

“一个炸弹在身边爆炸,冲击波把我一下子掀到了河里,幸亏揪住马尾巴才没淹死。”侯老说,“我父亲被子弹击中腹部,没几天就伤重去世。我一家八口,大部分都战死了。”

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和红二、六军团及在此基础上组建的红二方面军,牵制了国民党军50多万兵力,为长征胜利和中国革命胜利立下了不朽功勋。

在中国工农红军第二方面军长征出发地纪念馆,一尊雕像中的三位红军都是独臂。副馆长覃章衡告诉记者,红二方面军出了三位“独臂开国将军”——贺炳炎、余秋里、晏福生。

讲解员谷秀芹含泪介绍,1935年12月21日,时年22岁的红军师长贺炳炎在激战中右臂中弹负伤,伤势恶化必须截肢。没有麻药,贺炳炎让医生用木工锯锯断伤臂。

“木锯‘吱嘎、吱嘎’锯了两个多小时,贺炳炎疼得把嘴里的毛巾咬出几个大洞。闻讯赶来的贺龙从地上拾起几块浸透鲜血的碎骨,对周边红军干部、战士说:看!这是贺炳炎的骨头,共产党人的骨头,有多硬啊!”

张家界市委宣传部部长郭天保告诉记者,1927年至1936年,张家界地区先后有20多万人参加革命,2万多人参加红军,6万多人为中国革命光荣牺牲,不少家庭满门英烈。

张家界市革命老区建设促进会会长陈美林说,红军将士的壮举,在桑植民歌中催生了追求光明的战斗号角——“要吃辣椒不怕辣,要当红军不怕杀。刀子架在颈项上,砍掉脑壳只有碗大个疤!”

行走在武陵山腹地,先烈故居、红军医院、战场遗迹、红色苏维埃旧址……无数壮怀激烈的往事,在马桑树丛中迸发着血与火,泪与笑。

红二军团老战士魏天禄回忆:部队时常断粮,靠采集野菜、挖掘树根充饥。偶尔分到一颗熟土豆,觉得特别香,特别珍贵,用手捧着吃,连一点沫子都舍不得丢掉。有人实在饿极了,还没嚼出味儿,土豆就下肚了。见别人慢慢吃,很是后悔。有时土豆少人多,就捣烂土豆加野菜煮糊糊,大家分着吃。

张家界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纪念馆副馆长许丹、讲解员杜双说,红军处处为群众着想。打土豪没收来的东西,悄悄送群众;帮群众种地、挑水、修屋;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不动群众一草一木……纪念馆至今还收藏着当年红军以高于市价支付给菜农的十块银元。

陈美林说,面对红色风暴与白色恐怖,人民做出了选择——跟共产党走!踊跃参军、支援作战、筹物筹资……

桑植民歌就此唱道:“一送红军下南山,秋风细雨扑面寒……十送红军转回来,武陵山顶搭高台……”“媳妇快起来,门口挂盏灯;照在大路上,同志好行军”。

鱼水深情共死生,红军将士在战场上更加视死如归。

红四军一师一团团长贺桂如在战场上高喊:“同志们,为了下一代能吃上大米饭,冲啊!”身先士卒冒着弹雨冲锋,身中7弹壮烈牺牲,年仅33岁。

1951年,贺龙给堂嫂陈桂英(贺桂如的母亲)的信中说:桂如侄儿的血没有白流,换取了中国革命的胜利,很光荣!

记者采访期间,无论走到密林深处、溪河岸边,还是走到城乡文体广场,坐进和谐号动车或高速公路奔驰的大巴上,到处听到桑植民歌红色山歌的歌唱,到处看到欣欣向荣的景象。

据新华社电

中山网微信
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为“中山日报”、“中山商报”、“中山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视频,版权均属中山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被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山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来源”为“中山日报”、“中山商报”、“中山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中山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文章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中山网联系。
联系人:陈小姐(电话:0760-88238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