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教频道
叶芝诗剧《伊美尔唯一的嫉妒》在中国首译首演
诗歌给予我们光亮
发布时间:2020-01-11 来源:中山日报


   诗剧《伊美尔唯一的嫉妒》中国首译首演现场。

今年的广州新年诗会一如花城广场上一处静谧的幽光,在广州图书馆负一层绽放温暖。作为本届诗会的重头戏,爱尔兰诗人叶芝诗剧《伊美尔唯一的嫉妒》中国首译首演于2020年1月9日至2020年1月10日晚上7:30在此举行。同时进行的还有《我们是流波上的白鸟:叶芝诗歌平行展》。笔者在1月8日的预演中感受到,本届广州新年诗会秉承了一贯而行的精致与实验风格。今年适逢叶芝诗剧《伊美尔唯一的嫉妒》发表一百周年。以诗歌之名,人们在此相聚,跨越时间、语言、国家、民族、信仰和文化背景、地理空间的隔阂,重新回望、凝视、对话与自省。

诗意氛围令人未开戏时已入戏

今年广州新年诗会在视觉设计上以深蓝色和白色为主调,契合了诗会的重头戏《伊美尔唯一的嫉妒》的故事背景。整个诗会现场渲染着和大海一样深邃、迷人、幽远、广袤、神秘的特质。双排扭曲的“2020”字体设计也让人想到了现场派发的观众道具——连同场刊一起派发的硬纸板压模面具造型一共有四款,分别代表着剧中的四个角色——伊美尔、库可兰(含布里克里欧的库可兰之变形)、艾斯娜、女精灵。候场的观众“自选角色”边领取场刊和《我们是流波上的白鸟:叶芝诗歌平行展》卡片集——每一张的正背面分别印有叶芝的不同诗篇和参加暖场表演的嘉宾照片及介绍。

值得一提的是,《我们是流波上的白鸟:叶芝诗歌平行展》与诗剧《伊美尔唯一的嫉妒》同时进行。工作人员除了发放设计印制精美的诗篇卡片,在墙壁上挂上印制的诗句,在演出厅外的中庭,还设有小型舞台进行暖场表演,让观众在未开戏的时候已深深入戏,受诗歌的牵引,即时展开了想象的翅膀和肆意的飞翔。

现场的一张海报“剧透”了诗剧《伊美尔唯一的嫉妒》的舞台艺术风格:不同层次的蓝色板块堆叠出正放和倒扣偏斜向的大小两个三棱锥。每个棱面里分别是舞台演员剧照,衬于公演信息文字下方的本届诗会主题——“玄听·幻视”(英译“hearing”“seeing”)。醒目的黑体大写字母和蓝白渐变色在海报的左下角首尾相扣成“L”形围边排列。这样的视觉效果无论从发布的实景剧照,还是设计风格来看,无不透露着先锋质感和实验元素。

留白与现代的舞台表达

果不其然,这部中国首译首演的《伊美尔唯一的嫉妒》在舞台上凸显出让人叹为观止的实验色彩。

这部百年“老”剧的创作原型是遥远的爱尔兰神话人物,历史叙事固然是艺术创作的任务之一,但寻求人性或人类宿命的共同点却是它的更高使命。前者是复述,后者是复活。该剧的戏剧构作充满了假定性,白色的背景、白色的舞台、白色的幔帐……隐喻了真爱之圣洁、命运之苍白、遗世独立之空寂。

“留白”同样表现在演员造型和服饰设计上。四位演员以白衬衫、黑T恤、粉卫衣外加宽松的牛仔裤上场,只以简单的围巾或披风辅以造型不同的情状或角色,简约、明快、现代的元素缩小了观众与百年老剧的距离。全剧没有传统西方戏剧中华丽服饰、夸张造型,演员们脸上的精美彩绘形象地勾勒出角色的性格,恐怕这是除剧本以外唯一忠于原剧的东西了。正是这种“减法”,让现场观众更为聚焦文本:静静聆听语言的魅力、默默感受诗歌的脉搏。

舞台上唯一的布景是一个三角形,它既是库可兰的坟墓,也有着稳定性最强的几何性质。舞台灯光色调的切换和光束不同角度的聚焦与剧情的推进配合得天衣无缝,只是在黑暗中,还不忘在大三角形的背景板上投射跳跃着的几颗小三角形光斑,似乎在向观众提示:记忆和希望都是那么地顽强,以及命运的不可逆性和爱情的坚不可摧。最终,伊美尔为了爱情而顺从命运,放弃了希望。当人们为这放弃即成全的凄美故事而唏嘘时,掌灯的女精灵在漆黑的剧场里骑着滑板车绕观众席的过道穿行,这既是对其滑行出场的一种呼应,也是诗歌给予人类的光,它那么微弱,却是希望。

2020年广州新年诗会观演印象

“广州新年诗会就像盛开在这座城市里的木棉花或三角梅,它盛开在街角中,很小,却承载生命力。”广州新年诗会创始人、艺术召集人黄礼孩在今年广州新年诗会预告片《待你辽阔,此时此地》中谈到。十二年来,广州新年诗会引领大家以诗歌的仪式致意新年并迎来内心的曙光。相较平面的诗歌文本或常规诗会,历届的广州新年诗会力求通过音乐、舞蹈、戏剧、影像、装置艺术、行为艺术甚至是绘画、书法、民间艺术等现代或传统的艺术与诗歌联结,观照心灵,实践着不同艺术门类之间的互文,并生发出无限的创意和想象的张力。

也许是诗人的好奇天性和探索渴求,黄礼孩策划或参与的很多项目都具有实验意义。“每一座城市必须要有自己的新年诗会”是黄礼孩这位广州新年诗会“教父”在去年参加东莞新年诗会时对媒体陈述的观点。近年来,各大城市都掀起了诗会热。但正如T·S·艾略特曾评价叶芝说:“他的风格很独特,没有被模仿的危险……”这用在黄礼孩的广州新年诗会上也很合适,“每年要做什么主题和形式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总是到最后一刻才能定下来。”诗人、评论家世宾三言两语道出了广州新年诗会“无法模仿”的原因,这也是黄礼孩主创的历年广州新年诗会的迷人之处。

相关链接

发表于1919年的诗剧《伊美尔唯一的嫉妒》是叶芝所创作的五部以爱尔兰神话英雄库可兰为题材的戏剧之一,讲述“库可兰与大海搏斗,生命被吞噬,处于生死弥留之际,囿于此世与彼世之间,面临完美之境的诱惑与对妻子愧疚的记忆。唯有妻子伊美尔的真爱与希望才能解除他的困境,将他召回人间”的故事,它曾先后在阿姆斯特丹和爱尔兰上演。

中山网微信
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为“中山日报”、“中山商报”、“中山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视频,版权均属中山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被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山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来源”为“中山日报”、“中山商报”、“中山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中山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文章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中山网联系。
联系人:陈小姐(电话:0760-88238276)。